叫喊

即使是苦役犯都是在生活,那些叫喊“失去”生活的人必然也在生活,只是他們有被囚禁的感覺。只要制度讓他們感到舒適,他們就不會再喊“失去”了,因為他們已獲得想要的生活方式。叫喊是一種試圖分攤痛苦的方法。

2015-9-30